技術不是萬能的,但沒有技術是萬萬不能的


中超颁奖典礼海口 www.pljhu.icu

      自海德格爾提出此在(BEING-THERE)概念后,哈姆雷特的問題(BE或NO TO BE)就有了新解。存在,不再是黑格爾式的超越時空的絕對理念,而成為此時、此地的當下存在。但“此在”這個概念,由于缺乏技術的支持,一百多年來,一直只存在于哲學家的空想之中。

  定位技術的出現,可能改變這種情況。

  定位服務(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s)又稱位置服務,是指通過移動終端和移動網絡的配合,確定移動用戶的實際地理位置,從而提供用戶所需要的與位置相關的服務信息,是利用用戶位置信息進行增值服務的一種移動通信與導航融合的服務形式。

  手機定位利用GSM移動通信網的蜂窩技術來實現位置信息查詢。通過手機所在小區的識別號就可以知道手機所在區域。目前定位精度,市區大致在200米左右,郊區大致在1000米~2000米左右,將來精度會進一步提高到50米范圍內。

  定位技術對人們價值觀的最大改變也許是,人們關于“什么最正確、最有價值”的判斷,從此將附加符合“此在”標準的前提:在什么時間、什么地點,對于誰來說,最正確、最有價值。總之,一切以條件為轉移。

  舉例來說,這條關于鞋的廣告值多少錢,這樣的問題變成:這條關于鞋的廣告,在某某鞋店第三個柜臺、下午2點12分,對一位手機支付記錄中有20次買鞋行為的女士,到底值多少錢。

  又如,這份報紙一年的訂價是多少,這樣的問題變成:我在買鞋的五分鐘內,這張報紙臨時生成的一對一定制版,在我手機上自動生成以下信息:200平米范圍的比價信息、打折信息,投拆信息,導購信息……這樣的一次服務值多少錢。

  這些都是海德格爾“此在”概念顯示出的商機。

  8月18日,Facebook宣布推出Facebook Places,借助這一服務用戶可以在線互相告知他們目前的具體位置。企業用戶可以在它的網站上創建Place網頁并在上面打廣告;個人用戶可以通過手機在公共場合“簽到”,再經由Facebook通過全球定位系統(GPS)和其他方式確定自己的位置。

  目前圍繞定位服務的競爭,在美國日趨激烈。2009年9月谷歌已推出了自己的Google Places。谷歌面向商戶建立自己的網頁,在網頁上顯示它們的位置、所處街道的景象、客戶對服務或商品的評價。谷歌負責產品管理的副總裁漢克(John Hanke)說,去年以來,有400多萬家商戶申請了Place網頁,“數千”家企業已為他們的廣告每天大約支付1美元。

  Twitter也于不久前推出了Twitter Places,供用戶以廣播或“發貼子”的方式通知其他人他們現在的位置。

  投資人普遍看好定位服務。不久前在長安俱樂部舉行的投資人年會上,一位著名投資人表示看好定位服務。他不過是傳達出美國投資界的一種普遍共識:定位服務馬上就要熱起來。

  雖然谷歌和Facebook已經很重視定位服務,但他們仍有可能忽略其中的最大商機——如果定位系統演變成象PC操作系統、搜索引擎那樣的平臺,未來將會怎樣?

  歷史已多次證明,一項關鍵技術最后到底實現多大商業潛力——是只形成一個超級應用,還是形成一個大的產業——往往并不取決于技術本身,而在于利用這項技術的產業領袖設計合理的商業戰略和路線。

  從現在的情況看,定位服務還僅僅停留在應用這種大材小用的階段。作為平臺,它還需要更多創新。比如,如果將它作為媒體平臺,它如何能為以五分鐘為生命周期不斷生生滅滅的即時媒體提供API(這意味著一份報紙一天要出版幾萬個不同版本)?如果將它作廣告平臺,能否提供這樣的機制:以200米為精度準確投放到客戶移動的手機上,臨時定制出獨一無二的窄告?

  如果說,超級應用相當于王府井大街上的一個大店,而平臺相當于王府井大街,定位服務如果要成為王府井大街,需要做的事情遠不止這些。這里的平臺只相當于ASP平臺,還需要為ASP平臺服務的支撐服務。

  需要有一個能取代搜索引擎的工具,實現“拉”的功能。也許是語音輸入請求,比如,“我想在左邊那個柜臺買一雙皮鞋”。也許是二維碼輸入。也許是手機照相等等。

  還需要充分的用戶信息,它可能來自對郵件的數據挖掘,也可能是支付卡上的購物記錄等等。

  還需要一個大的產業“幫我找到它”:從多樣化的選擇中,幫助顧客降低決策成本,尋找最為匹配的機會。

  需要一個社會網絡化服務,與人人分享價值;還需要一個信任代理產業,幫助顧客降低締約交易成本。

  當然不用說,還需要成千上萬的開發者、開發工具,以及各種SaaS服務。

  定位服務在改變價值觀之前,先得改變應用。1.0時代的各種服務,一旦附著在定位上,可能發生驚人的變化。例如上面所說,一條廣告,化為針對不同位置顧客的成千上萬個定制版本;一家媒體,化為針對不同位置顧客的成千上萬個定制的服務。

  對價值觀而言,問題還有繼續深入的空間。

  海德格爾在其巨著《存在與時間》中提出的此在,原文是Dasein。它由兩部分組成:da(此時此地)和sein(存在、是)。定位技術只是解決了da(此時此地),但還沒有解決sein(存在、是)的問題。對商業來說,sein是人本身,是意義本身。

  海德格爾將此在定義為:期望、理解、把握、通達。從技術上說,我們最終需要網絡智慧時代的人工智能,來幫助實現這件事:幫助世界上每一位獨一無二的人,找出他當下存在的目的和意義,使這種意義從遮蔽狀況,進入無蔽狀態。

  無蔽,對于人來說,是一種體驗。哈姆雷特的痛苦在于,無時無處都感受不到存在的意義,痛苦就其本質來說,就是意義的失去。反過來說,通過定位技術的驅動,加之對人的意義的數據挖掘,人有望在每時每刻體驗到快樂??燉志褪且庖宓幕竦?。

  技術能實現這一切嗎?技術不是萬能的,但沒有技術是萬萬不能的。


上一篇:蔡文勝訪談實錄:中國互聯網的機會還有三年
下一篇:馬云回應淘寶事件寧關公司也不會妥協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付款方式 郵箱 關閉